tceic.com
学霸学习网 这下你爽了
赞助商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IT认证 >>

80后创业者遭黑心VC 3000万馅饼窃取控股权


林书豪驱车驶往位于北京市郊的工厂, “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 ”喜悦之情 溢于言表,嘴里哼着当年第一批“80 后”最流行的歌曲。唱的是“抓不住爱情” ,而他从创 业以来,真正抓不住的是投资机构的目光。这次不同了,一家浙江的 VC(风险投资公司)— —兴源资本, 经朋友推介, 通过短短的 10 天时间就决定为林书豪的北京隆盛加工贸易有限公 司注资,而且一次性注入 3000 万元人民币。 奇瑞车飞快地在高速公路上行使着,可林书豪仍觉得太慢,他真恨不得赶紧飞到工厂, 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所有的员工,尤其是创业伙伴姜博。隆盛大展宏图的时机真的 来了吗? 意外之喜 林书豪的企业之所以取名隆盛,原因之一是因为北京位于天子脚下, “隆”有“龙”之谐 音,二是缘自对企业发展的期望——兴隆昌盛。林书豪生于 1982 年,打小受父母良好家庭教 育的影响,成绩优异、才智过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出口加工型企业工作,因此对出口加工 贸易有着比较深刻的了解。2008 年的金融危机使得他所在的企业一蹶不振,恰逢 2009 年开 始的国家产业振兴政策以及政府的大力扶植,他用自家的 300 万元资金,开了一家出口加工 贸易企业,主营除草设备及其零部件。随着国外私人别墅草坪数量的增长(美国和欧洲的郊 区别墅数量众多,私人除草设备市场繁荣) ,隆盛的外部订单数量很稳定,而国内园林绿化产 业的快速发展,也为他展现了一个广阔且有潜力的市场。但隆盛扩张遇到的最大阻碍就是资 金。 林书豪用半年多的时间,找来近 10 家投资公司考察企业,想借资本之手扩大经营。但结 果都令他大失所望,一方面投资公司对隆盛所欠银行的 800 万元贷款有所畏惧;另一方面, VC 们对加工型企业的好感度不强,他们可能对互联网等新兴技术行业更感兴趣。还有一点, 作为公司管理层最重要的成员,无论是林书豪还是姜博,对资本运作都知之甚少,大部分精 力放在了拿钱跑市场上, 缺少对大额资金的运作经验, 同时也缺乏投资谈判经验和谈判技巧, 所以投资机构大都望而却步。 这次不同了,兴源资本痛痛快快地注资了 3000 万元! 姜博听此消息也立刻神采飞扬, 眯着笑眼说: “不容易, 不容易啊!终于找到 ‘知音’ 了!” 兴奋之余,姜博也不失理智地说: “书豪,你说那么多投资机构都对咱们隆盛不感兴趣,为什 么兴源的人只用 10 天的考察期就决定给咱们注资了呢?而且咱们的目标是 1000 万元,可兴 源却主动把资金增加到了 3000 万元?” 林书豪自信地回答: “因为兴源特别看好咱们公司的发展,咱们的规划确实是按照 1000 万来做的,这下多了 2000 万,除了多接订单扩大生产之外,我们可以把银行那 800 万贷款先 还上。 ” “那可不行啊, ”姜博反驳说: “咱们好不容易跟银行谈好,用厂房作抵押,这笔钱可以 分 10 年还清本息,如果提前还了,不就浪费了这几百万资金的机会成本了吗?” “也是这个道理,而且兴源的要求跟其他 VC 还不太一样, ”林书豪点头道: “你看,咱们 跟兴源谈判的时候,兴源在开始的 2 年并不要咱们的股份,而是每年只要 10%的利息,等到 2 年过后,双方再决定是否划拨股权。 ” “嗯,每年 300 万的利息,按照 3000 万的投资额来说,很容易实现。咱们的目的不就是 想借钱扩大产能嘛,银行贷不出钱,咱们找到兴源真的很幸运。10%利息也能接受,银行贷款 利息也得 8%啊。 ”姜博言语间充满了兴奋。 接下来的一天,林书豪和姜博几乎没合眼,伴着 3000 万这股兴奋劲,两人重新制定了一 份年度规划方案。 “原来按照咱们 1000 万的投资计划,加上咱们原有产能,保守来说年底可 以拿到 150 万的净利润。现在有 3000 万投资,咱们的订单也够多,这样一年简单算下来能剩 下大约 450 万,除去兴源红利 300 万和还银行的 100 万,还能净剩 50 万。现在市场这么好,

就按照平均 20%的增速来说,咱们每年还能递增个几十万。 ”两人对未来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决心要大干一场。 第三天,林书豪和姜博就与兴源投资代表会面,共同签下了这份“厚重”的投资协议。 恍然大悟 兴源资本的 3000 万元资金很快就打到了隆盛公司的账户上。 看着账户上的巨额资金, 林 书豪不知为什么竟然感到一丝隐忧。不过,有隐忧也属正常,需要钱时谁都希望尽快拿到投 资,可真正等钱到账的那天,难免会有压力。此时, “财大气粗”的林书豪并不敢随意挥霍一 分钱,他时刻默念并且告诫着自己: “这些钱要用在刀刃上。 ” 在拿到投资后的第一个周末,林书豪就把几个要好的朋友约到办公室,集思广益,让大 家为公司未来发展出谋划策。林书豪小时候就是个好学生,从重点小学一直读到重点大学, 伙伴也多为杰出人才。 来到办公室的有诚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师、 外企公关公司的白领、财经(相关:理财 证券)媒体的记者,还有高校老师,当然也有跟自己 一样的创业者。 “让大家大冷天地跑到郊区来,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想让大家给我出出主意, 怎么把拿到的这 3000 万发挥到最大效用。 你们在我心目中都是最优秀的人才, 大家一定要为 我出谋划策啊!” 众人相视而笑,你一嘴、他一句,聊的不亦乐乎。过了一会, 《投资周刊》的专职记者窦 磊表示: “书豪,我正准备写一期有关投资谈判技巧的文章。你一下子谈下来 3000 万,确实 够厉害,对方的条款是不是很苛刻啊?你那里好执行吗?” “履行条款不难吧, ”林书豪笑着说: “我没发现兴源资本有什么苛刻的地方,前 2 年每 年分得 10%的利息红利,2 年之后视情况分配股权,条款上面写的很清楚。 ” “要利息而不要股权?”窦磊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一线的投资实践,但 我整天接触的都是 VC/PE 这帮投资人, 报道过的项目也为数不少, 没听说过哪家 VC 只想要利 息的。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VC 这类投资机构投资的是企业的未来,10%的回报率对他 们来说就是九牛一毛,没有个 10 倍、20 倍的回报率,他们一般不会插手。我怎么感觉你这 融资有点问题,能不能把投资协议让我看一下。 ” 林书豪听着窦磊的话,没有做声,旁边的姜博说: “嗯,说得有道理。我最开始也觉得 这么痛快就拿到 3000 万元有点蹊跷, 但我跟书豪反复讨论过这个问题, 始终也没发现有欺诈 行为,投资协议书上也是白纸黑字,没发现欺诈条款。而且对方一次性支付 3000 万,我们现 在缺的就是资金,兴源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 “啊?一次性支付?”窦磊马上问道。 “是啊。 ”姜博回答, “而且很快,3 天钱就都到账了。 ” “这么大额的投资,长时间的考察,这么快就到账了?”窦磊非常疑惑。 “没错。不过他们就考察了 10 天,也没多长时间。 ”姜博回答。 “一个 3000 万的投资项目怎么就考察了 10 天?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窦磊的声调顿时提 ” 高许多, “赶紧把条款给我看一下!” 接过厚厚的投资协议书,窦磊本能地翻到了“履行义务”部分。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说: “这份协议确实没有什么欺诈条款,只是这并不是一个投资协议,而更像是一个类似于借款 协议。 ”窦磊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无论 VC 还是 PE,他们最终都会与投资企业成为利益共 同体,他们不但会时刻监督你们的财务状况,必要时还会派管理人员来加强公司各方面的管 理,双方始终拧在一股绳上。也就是说,投资公司与被投资公司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一损 俱损,一荣俱荣。但是,你看你这份投资协议,明显是借款性质的。 ” 林书豪被说的一头雾水,刚想说话,就被窦磊示意先不要插嘴: “首先,投资公司发现一 个项目,要反反复复地考察很长时间,最少也需要 2 个月时间,光论证财务报表 10 天也下不 来啊。 ”旁边安永的小张点头表示同意。窦磊继续说: “这么短的时间,应该就是对你们的固

定资产做了一下评估,包括你们的营业额,不信一会儿算算你们的固定资产和兴源投资金额 以及它所要利息的数额;其次,3000 万的数额作为首次融资来说非常巨大,这也不符合 VC 的投资风格。况且,VC 投资会分阶段注资,一般不会一次性付款。 ” 林书豪和姜博似乎听出了些门道, 窦磊继续说: “那咱们现在分析一下兴源资本的投资意 图。第一,现在投资市场比较混乱,好项目不多而钱却很多,兴源把钱放到你们这里,每年 可以获得 10%的利息红利,如果存在银行也不过 3%的利率。而 2 年之后,如果企业运转良好, 他们则有‘优先换股权’ ,你看看协议上的确是这么写的。 ”林书豪看了一下协议,点了点头。 窦磊整理了一下头发: “你们预计的一年利润有多少?”林书豪回答: “400、500 万吧。 ” “那就对了,他们所投资的钱数和所要求的利息数就是按照这个数额计算出来的,因为你们 还有银行贷款,不然他们能打给你 4000 万。第二,如果你们经营不下去,就要把厂房抵押给 兴源。你们厂子现在抵押出去能值多少钱?”林书豪说: “1000 多万吧。“这就对上了,1000 ” 多万的厂房,加上土地使用权,再算上 2 年来的利息,大约就是 3000 万,到时候兴源想转让 可以转让,想继续经营可以根据原有班底聘请经营者。 ” 姜博听到此恍然大悟: “那兴源资本岂不是‘旱涝保收’啊!我们等于给他的‘3000 万’ 打工了!” “回答正确,加十分。 ”窦磊幽默了一把,但此时的林书豪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一语成谶 大家走后,林书豪与姜博沉默不语。他们不愿相信这一“迟到”的事实,但又必须接受 这份已经签订的协议书。 “我们现在只能发挥超过以前任何时期的能量来创造财富, 不然我们 的企业就要改姓了。 ”林书豪狠狠地说。 林书豪与姜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非常努力地扩大生产、开拓市场。在经济复苏的 2009 年,隆盛公司的外单稳定,值得一提的是,姜博这个市场营销高手,组建了一支强大的销售 团队,成功地在国内市场站稳了脚跟。整个 2009 年,他们拼死拼活地靠美国订单赚到了 500 万元。在接下来的 2010 年,经济持续繁荣,可是令林书豪和姜博意想不到的是,人民币在国 际市场的“围追堵截”下,最终没有坚守住兑美元 1:7 的阵地,短期快速升值了 5%。而货 币的升值对出口型企业的打击最大,通常 3%的升值幅度就会达到出口企业利润的临界点,而 升值 5%则注定要牺牲一部分企业。隆盛公司很不幸,由于人民币的快速升值,出口业务逐渐 由大幅盈利变为亏损,而国内市场虽然订单稳定,但已无法支撑“300 万+100 万”的“借款 成本” 。 2010 年的最后一天,林书豪坐在办公室回想着一年来的财务状况,对姜博说: “升值 5% 太突然了,本想着也就升个 1%。 ” 姜博也很无奈: “世事弄人啊。虽然国内市场开展得已经很不错了,但也远远不够偿还利 息啊,外单还亏损得这么厉害。 ” 林书豪望着墙上全体员工合影的大照片, 感慨道: “咱们公司的主要架构都是针对外单加 工组建的,短时间转型太困难了,如果在经营中间,能有人扶咱们一把该多好啊。 ” “在这两年里兴源资本根本不关心咱们的经营状况。 ”这也是两人作为隆盛公司的主人, 最后一次在总裁办公室对话。 最终的结果似乎都在预料之中:在 2011 年初,隆盛公司由于无法全额支付兴源资本 300 万元利息,被迫与兴源举行了第二次谈判,结果是隆盛公司继续经营,但兴源资本占股 51%。 此时的林书豪已经由隆盛公司的董事长变成了总经理……



推荐相关: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学霸学习网 www.tceic.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